更多法務資訊,掃碼關注百君微信公眾號

當前位置:首頁>資訊中心>事務所新聞

523年!百君刑辯的硬核

2020-04-09

序章:風云際會如煙往事


公元1496年,世界史上注定不平凡的一年。是年,明成祖朱棣業已遣使鄭和完成七下西洋壯舉,而麥哲倫偉岸的環球航行尚未開啟。是年,寰宇大事歷歷可數:在歐洲,達·芬奇潛心創作取材自《新約圣經》的史詩級油畫——《最后的晚餐》,哥白尼來到文藝復興策源地意大利,英格蘭加入反法神圣同盟;在中亞,奧斯曼土耳其帝國在賢主賽利姆一世的勵精圖治下,為十八年后擊潰波斯王朝厲兵秣馬。在美洲,哥倫布率領西班牙探險船隊穿梭于西印度群島,歐洲列強對新大陸的殖民和印第安人的劫掠仍有世紀之遙。是年,華夏史定格在大明弘治九年,明孝宗朱祐樘從善如流,詔舉賢才,禁勢家侵奪民利,而賢臣耿裕亡故,僧道之患日隆。自1496至2019,歷史的車轍碾過五百二十三載春秋。523年,計6,276月,合188,280日,雖為浩渺天河之一瞬,但若置于波瀾壯闊的歷史長河,相較由殷商至民國十六朝,僅比位居榜首的商朝(前1600—前1046)短區區22年,較緊隨其后的東周(前770—前256)長8年,比華夏第一朝——夏朝(前2070—1600)長53年,超唐朝(618—907)234年,逾明朝(1368—1644)246年,甚而比東西兩漢之和還要多出整整一個東晉(317—420)。


523年,正是百君刑辯依法為刑案當事人挽回的自由長度!


523年,并非經年累月的長期之功,僅僅是在剛掀頁的2019年我們使出洪荒之力為當事人避免的監禁期!


作為個體,世人常生白駒過隙、逝者如斯的慨嘆,故有墨客禮送東隅已逝、桑榆未晚的慰藉,更有孟德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的豪邁!縱使光陰不曾倒流,往昔無法重現,世上卻有兩種職業,或可延展人的生命長度,讓呼吸更加持久,或可提升人的生存質量,讓呼吸更加自由。這兩種神圣職業,一為救死扶傷的醫師,二乃辯冤白謗的刑辯士。刑事辯護,不僅與自由相關,千鈞一發時甚或能搭救蒙冤者和罪不當罰者的性命。于此意義上,醫師與刑辯士均不啻當事人的savior(拯救者)。所不同者,人皆難免患疾染恙,故常人對于醫生可謂司空見慣;而周遭涉罪犯刑之人相對少見,故眾人對刑辯律師較為生疏。


523年,是百君刑辯的不凡實力!是百君刑辯人的超強硬核??!


2019年,百君刑辯團隊共辦理各類涉刑訴訟、非訟、專項和顧問法律事務700余件(新接案500余件,在辦案200余件),其中400余件已經結出了重要辦案成果。下面,就讓我們透過《2019百君刑辯年報》對百君刑辯奇跡溯源探因(>>點擊查看原文)。



一、峰回路轉的無罪之辯


如果說法院是法律帝國的首都,刑辯就是帝國王宮的皇冠,而無罪辯護恰如皇冠上鑲嵌的瑰寶。司法實踐中,我國刑事訴訟的高定罪率決定了無罪案件的稀缺性,故無罪判決成為終極成功辯護的不二標志。


有數據為憑:根據2019年最高人民法院工作報告,2018年全國各級法院共審結一審刑事案件119.8萬件,判處罪犯142.9萬人;依法宣告517名公訴案件被告人和302名自訴案件被告人無罪。


經換算,該年度無罪判決率為0.057%(819/1429819),這意味著,全國范圍內平均每1746名訴至法院的刑事被告人中僅有1人被無罪判決眷顧。


同年,重慶各級法院審結一審刑事案件24198件,判處罪犯33014人;對2名公訴案件被告人和12名自訴案件被告人依法宣告無罪。對比之下,2018年度重慶的無罪判決率僅為0.042%(14/33028),比全國平均值還低26.3%,相當于平均每2359名被告人中僅有1人得獲無罪判決。


顯而易見,無罪判決發生的幾率絕不比中彩頭來得更高,從某種意義上講,畸低的無罪判決率足以使被告人心生沮喪,也足以令辯護人對無罪辯護望而卻步。



在這首屈一指的指標上,2019年百君刑辯較全國頂尖刑辯團隊不遑多讓,所代理刑案中有5個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被一審法院宣告無罪,有3個一審判決認定的罪名被二審法院改判無罪。如果考慮襯托這8個無罪罪名的被告人基數,百君刑辯人在辦理刑案中獲判無罪的概率至少高出行業平均水平15倍!


例如,唐某某因涉嫌罕見罪名盜掘古墓葬罪一審量刑10年,辯護人文中武律師牢牢抓住被盜掘的古墓葬案發前已遭到不同程度破壞,市文物鑒定組及鑒定人的初次鑒定內容有瑕疵,再次鑒定程序違法,因而不能證明案涉古墓葬具有刑法保護的歷史、藝術、科學價值等癥結,最終該辯護意見被二審法院全盤采納,直接導致一審判決該項重罪認定煙消云散。
又如,張某某因涉嫌受賄罪一審判處4年有期徒刑,并處罰金50萬元,辯護人孫渝和張陽兩位律師通過細致入微的閱卷鎖定了行賄人曾經翻證的蛛絲馬跡,遂申請法院調取到未被檢方移送的關鍵無罪證據,并成功申請啟動非法證據排除程序,進而將部分重要有罪供述予以排除,最終說服二審法院采納了控方證據并未排除合理懷疑的辯護意見,致使一審判決撤銷,二審改判無罪。之后,檢察機關提起抗訴,再審啟動,兩位大狀再次披掛上陣,慷慨陳詞,法院又一次采納了辯護意見,裁定駁回抗訴,維持原判。歷時三年,終還當事人清白!

除了法院徑行宣告無罪的案件,偵查機關撤銷案件、偵查機關實質不予追究、檢察機關不起訴和撤回起訴的案件被共同視為廣義無罪案件,同樣系無可爭辯的重大顯示性辦案成果,含金量不輸無罪判決,且當事人承受的訟累更輕,解脫更早。就上述指標而言,百君刑辯的表現同樣驚艷:偵查機關撤銷案件16件,自訴人撤訴1件,偵查機關實質不予追究50人,檢察機關不起訴26人,檢察機關撤回起訴3人。斐然成績絕非建立在簡單輕微案件的基礎上,相反,百君刑辯人尤擅攻堅克難,所承接的大量案件為重大疑難復雜案件,相當于醫學上的重癥、危重癥。百君人篤信,硬核必然在硬仗中淬煉,有風險才有機會,有壓力才有動力!


譬如,張某某因涉嫌合同詐騙罪(案涉金額2470萬元)一審判處14年有期徒刑,罰金10萬。經韋鋒律師二審出色辯護,本案被發回重審,但一審法院作出同樣判罰,韋律師咬定青山不放松,使案件再度發回重審,最終本案以檢察機關撤回起訴后作不起訴決定而告終,當事人成功避免了14年的無妄之災。
又如,秦勇、劉杏華、杜佳三位律師共同參與辯護的周某、郭某、王某某等涉嫌共同詐騙案,多名嫌犯被刑事拘留,而辯護人在審查逮捕環節發揮了一錘定音的作用,全部嫌犯被不批準逮捕并轉為取保候審;辯護人沒有懈怠,繼續跟進,公安機關又延續偵查兩個月后終因證據不足正式撤銷案件。
再如,陳某某為他人提供某些資格考試咨詢和信息通道服務而收取了一定費用,但對方考試失利繼而以被騙為由報案,陳某某遂因涉嫌詐騙罪被異地公安網上追逃并跨省抓捕。王發其律師代理后,向辦案單位提出本案系民事合同關系而非刑事詐騙,費用系服務對價而非詐騙所得,刑拘期限屆滿后,陳某某被取保候審,取保期間,王律師繼續與公安機關保持密切溝通,強化無罪辯護意見,目前陳某某已被解除取保,刑事風險得以消解。


二、免于囹圄的非監之辯


誠然,現實中并非每個刑案都蘊藏著無罪辯護的條件,確然涉罪的當事人之最大關切在于不“蹲監”,即避免監禁刑。除了無罪辯護的絕活,百君刑辯人同樣善于在有罪案件中為當事人謀求最大程度的法律寬宥。


2019年,我們透過一場場、一輪輪力辯、智辯、巧辯,成功使58名被告人獲得緩刑,2名被告人獲判免予刑事處罰,1名被告人受領單處罰金。此外,18名被告人盡管被判短期監禁,但判決宣告時間與刑期屆滿時間相距不足3月,此種被形象喻為“實報實銷”的情形屬于準非監禁刑。


比如,黃自強律師擔任某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案涉金額2300余萬元)的民營公司中財務人員施某的辯護人,一審施某被判處緩刑,這本已是頗為理想的結果,但黃律師并不滿足于此,而是再接再厲,抓住被告人職務與公司融資關聯性小和具有從犯、自首、退贓、悔罪等多個從寬情節做文章,最終二審判決以犯罪情節輕微為由改判施某免予刑事處罰。


三、人財兩全的周延之辯


百君刑辯人深諳刑事風險對當事人而言不失為一場身心俱損的驚悸和苦旅,秉持同理心和共情心,接案之際就注重展開“人身辯”,盡一切可能充分緩釋當事人及親友在訴訟過程中的心理負荷與財務包袱。


2019年,多達73當事人在我們及時介入偵查后,被公安機關直接采取取保候審或監視居住,抑或于審查逮捕環節被檢察機關以證據不足、無逮捕必要等理由不批準逮捕,從而在因刑拘而與家人短暫別離后迅速重逢。



例如,肖志軍和劉宏影兩位律師擔任涉嫌內幕交易罪的某上市公司之關聯公司總經理饒某(案涉交易金額1400余萬元)的辯護人。偵查階段,辯護人多次就事實認定、罪與非罪的界限等爭點與公安機關坦誠交流,并合理把握節奏,先向公安機關遞交取保候審申請,后向同級檢察機關遞交立案監督申請。最終,檢察機關不批準逮捕,饒某得以取保候審。


有的案件中,因近親屬委托較晚或案情特殊,當事人曾被批準逮捕,但我們并不輕言放棄,而是主動出擊,尋覓、收集一切對當事人有利的線索和證據,并及時呈遞檢察機關,以期通過羈押必要性審查程序讓暫陷囹圄的當事人盡快恢復自由。天道酬勤,這種努力在2019年使26名本已被批捕的當事人被變更為取保候審監視居住。此外,當事人的財產性權益同樣重要。


2019年,百君刑辯人盡心竭力實施“財產辯”(包括財產性強制措施、犯罪數額、財產性附加刑、追繳退賠等):偵查程序中,通過充分示證說理,使辦案單位不當查封、扣押、凍結的部分動產和不動產被及時解除強制措施,保守估值200余萬元;審查程序中,針對檢察機關就部分案件的罰金適用提出的量刑建議,積極辯護使法院實際判決的罰金數低于量刑建議中間點累計100余萬元。偵訴審各程序中,有效辯護使當事人被控犯罪數額減少超2億元,這不僅促使法院判決的主刑減輕,也引起罰金或沒收財產附加刑同步減少的連鎖效應。“人身辯”和“財產辯”的結合,完善了刑事辯護的方略體系。



四、聚焦過程的匠心之辯



百君刑辯人得以斬獲一系列炫目的辯護成果,源自從受案之初到順利結案全程嫻熟運用深湛的法學積淀和高超的刑辯技能,在現行法律框架下窮盡一切可能,為當事人向紀檢監察和公檢法等辦案單位據理力爭。刑事辯護,非但是一門關于結果的藝術,同樣是一種關于過程的技藝。我們深信,沒有過程的全力以赴、皓首窮經,就不可能有結果的水到渠成、柳暗花明。


因循這種執業理念,2019年百君刑辯人累計為罪案當事人爭取認定自首60個、從犯62個、立功8個、犯罪未遂6個、犯罪預備1個;非法證據排除3件;由檢察分院審查起訴的案件降格為區檢察院辦理2件;由自然人犯罪指控變更為單位犯罪認定3件;累計為當事人爭取案涉物品質量減少5299.89克,為當事人爭取案涉物品性質改變381克+5套房產,為當事人爭取案涉行為次數減少數百次,為當事人爭取案涉物品件數減少14件。


上述階段性成果必然給案件走向帶來積極影響,最終導致檢察機關的起訴書較偵查機關等的起訴意見書指控罪名減少10個,指控罪名由重罪名變更為輕罪名9個,一審判決將起訴書指控的重罪名變更為輕罪名6個,一審判決罪名所適用的法定刑幅度較起訴書指控所對應的法定刑幅度實現降檔26個,二審改判時重罪名變更為輕罪名1個,二審改判時法定刑幅度較一審判決降檔3個,發回重審改判時法定刑幅度降檔1個,通過辯護使當事人在起訴書或一二審裁判中的排名降低13人,再審判決較原審裁判發生有利被告人變化2件,一二審裁判避免判處死刑立即執行4人,二審由死刑(含死緩)改判無期徒刑或者有期限的自由刑2人。


每一項指標,每一個成果,每一種努力,聚沙成塔;無罪的極致,銷案的釋然,有罪的輕緩,集腋成裘。正是這種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的高度敬業心和于細微處見精神的極度職業化,得以成就523年的律政傳奇。



五、播撒正義的普世之辯


如果說刑事司法是法律正義的底線,刑辯律師則是刑事正義的守夜人。近年來平反昭雪的冤假錯案,當年的辯護人都埋下了切中要害的伏筆,伸冤的辯護人無不進行了鍥而不舍的奮爭。讓無罪之人免遭不白之冤是正義,讓有罪之人避免罰過其責亦是正義!每個裹挾犯罪嫌疑之人都有權利得到高質量的刑事辯護。作為有理想的法律人,百君刑辯人的服務對象遍及各階層、各群體、各領域。


2019年,我們除了為7名廳局級干部(根據重慶市高院2020年工作報告,2019年重慶法院系統審理的廳級干部為24名,而我市律所總數近千家)、20余名處科級干部、6名各級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10余名普通公職人員、逾百名民營企業家、股東及高管、上百家民營企業、33名犯罪集團或不法團伙的首要分子等主犯提供刑事辯護外,也為數以百計的普通群眾輸送了優質法律產品。



不唯涉罪嫌疑人和被告人需要正義,無辜被害人和被害單位同樣需要正義。對于公訴罪名執法機關應當依職權主動介入,但囿于法律資源和辦案人手的緊缺,潛在被害人在報案時往往無法提供足以撬動刑事立案的初步證據和線索,該現象在經濟犯罪、財產犯罪中體現尤為明顯。百君刑辯人從不只是疑犯的幫助人,也是潛在被害人的幫助人。一位卓越的刑辯律師,必然同時是一名優秀的偵查員。


2019年,我們為因報案不順而登門求助的眾多被害人提供了“控告型代理服務”,專業分析潛在犯罪人的行為性質,圍繞定性預判積極收證組證,據實撰寫控告材料并向有管轄權的部門遞交,成功推動2件刑事案件順獲立案。此外,我們還在1件已立案件中通過專業論證堅定了辦案單位原本松動的追訴信心,使案件得以順利結案;代理被害方后,推動嫌犯被網上追逃或采取強制措施6人。


凡此種種,讓戴罪之人適得其所,使大義公道有處安放。



將有罪之人繩之以法并非正義的至高境界,刑事司法的終極目的是盡可能修復犯罪行為侵凌的社會關系。


2019年,我們基于對案情的精準研判為當事人提供專業決策參考,協助當事人積極賠償498名被害人,積極退贓22人,獲得書面諒解503份;促成當事人認罪悔罪147人;幫助91名當事人適用后果輕微的認罪認罰從寬程序。摯誠的努力,使原本緊繃的刑事關系得以紓解,獲得了被害人與辦案單位高度肯認,實踐了恢復性司法理念的精義。



六、深謀遠慮的格局之辯


辦好一件已然之罪,是專業刑辯人;防范一起未然之罪,是有情懷的法律人。22年來,百君刑辯初始以傳統“訴訟型辯護服務”為起點,精耕細耘,聲望赫然;繼而以“控告型代理服務”為支點,大膽開拓,業績喜人;如今,又以“衍生型顧問服務”為節點,銳意探索,成效初顯。


近年來,我們敏銳洞悉市場節律,關注到常年法律顧問單位和民商事客戶群體中存在日益增多的未然型刑事訴求,這敦促我們思忖:最好的服務并非亡羊補牢,而是未雨綢繆;最有效的風控不是化解風險,而是防患未然。有鑒于此,百君刑辯人果斷實施戰略前探:


其一,我們走進各類國家機關、國有企事業單位、金融機構、民營公司、各地商會、行業協會等組織,進行刑事風控主題宣講,為其排除生產經營中的主體風險建言獻策,為其預防經濟交往中的外部風險運籌帷幄,為其杜絕內部人員的職務不法出謀劃策。


其二,我們對接私營企業主、公司高管、公職人員等刑事高風險群體,為其聽診把脈,明晰經營違規和經濟犯罪的界限,厘清違紀違規和職務犯罪的鴻溝,從而為其合規行為提供指引。


其三,在處理民商事訴訟和非訟法律事務過程中,我們自覺進行刑事風險探查,對客觀存在或即將發生而客戶渾然不覺的刑事隱患及時充當“吹哨人”,并提出治療方案。


新戰略牽引下,2019年百君刑辯順利實施刑事專項法律事務20余件,為顧問單位提供風險問診上百次,為各類單位和個人提供刑事咨詢上千次,為全國各地的紀檢監察、政法委、公檢法司、政府執法部門、高等院校、國有公司、民營企業等單位作刑事專題培訓上百場,受眾數千人。


尤為值得一提的是,我們通過前期介入,為身負刑事風險的當事人提供決策咨詢,協助其主動與辦案單位據實溝通,坦誠對話,成功避免多達7人被辦案單位列為調查對象、偵查對象或被移送司法,贏得了當事人和辦案單位的交口稱道。


例如,張某在娛樂場所與人發生爭執,執法人員抵達現場后,情緒激動的張某與執法人員發生了一些言語和肢體沖突,公安機關認為張某涉嫌妨害公務罪,準備對其采取刑事強制措施。宋彬彬和周蓓兩位律師第一時間介入本案后,把握立案前的“窗口期”與辦案人員進行了數輪有理有據的交涉,最終辦案機關認可兩位律師提出的妨害公務行為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因而不構成犯罪之理由,張某被處以行政拘留五日。


又如,王欣和陳玲兩位律師共同辦理的陳某涉嫌與他人共同受賄案(案涉金額300萬元),在陳某被監察機關解除留置后,兩位律師為其提供了專項法律咨詢,認為陳某在之前接受監委調查時的陳述重點偏向客觀行為,未能據實強調自己缺乏共同受賄的主觀故意,遂建議其在后續調查中還原完整事實。隨后,陳某面對監委依法作了充分辯解,其陳述被監委采信,身份也變更為一般證人,最終未被監委移送司法,從而避免了10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牢獄之災。


今后,我們將致力于延伸更加適應市場趨勢的刑事法律產業鏈,努力提供更能滿足客戶需求的刑事服務產品群。



七、行者無疆的縱橫之辯


篇幅所限,《2019百君刑辯年報》無法一一展示,而每組數據之攢積絕非理所當然,折射出百君刑辯人不負他人信托,為捍衛當事人權益和法律公義夙夜在案、篳路藍縷的艱辛。


據統計,多年來我們辦理刑案的步履出雁門關,越山海關,上青藏高原,臨西太平洋,已覆蓋渝、川、滇、黔、京、津、滬、粵、鄂、湘、桂、閩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等31個省級行政區劃,而犯罪地、當事人背景、調查取證活動已涉足歐盟、美國和東南亞(菲律賓、緬甸、文萊、柬甫寨)。


百君刑辯,不只面向重慶和西南一域,我們具備承接全國刑案的能力,并且基于廣泛的海外同盟律所網絡,具有處理跨國刑務的經驗。


地理上,我們沒有疆界!


另據統計,多年來我們經辦刑案所關涉的罪名總數已累至143個,遠超很多辦案單位所曾接觸的罪名數。我國刑法規定的總計約470個罪名多屬甚少啟用的象征罪名,常發罪名僅有盜竊、詐騙、販毒、故意傷害、危險駕駛等20多個,其中14個罪名就占到了刑事發案率的95%左右。我們所染指的143個罪名分布于除刑法分則第七章危害國防利益罪和第十章軍人違反職責罪外全部八個章節,這兩個特殊章節屬于軍事刑法范疇,由軍隊司法系統處理。


專業上,我們沒有盲區!



舉例言之,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罪和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罪屬于技術難度極高的證券犯罪。2016年11月,為進一步整合優勢警務資源,形成“上下聯動、區域協同、多警合成”的打擊證券犯罪新格局,公安部正式確定遼寧省公安廳經偵總隊、上海市公安局經偵總隊、重慶市公安局經偵總隊以及青島市公安局經偵支隊、深圳市公安局經偵支隊等5個單位為證券犯罪辦案基地,全國各地涉嫌證券犯罪的偵辦工作都必須歸口到上述5個部門。


重慶,是我國中西部唯一代表城市。至今,百君刑辯早已先聲奪人,代理了多起證券犯罪案件,2019年劉沛谞律師又承接了一起由公安部經偵總局向市局經偵總隊交辦的迄今我市非法獲利金額最大的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案。


八、追求極致的大道之辯


不俗答卷,與刑辯團隊強大的班底架構和精悍的專業能力深具關聯。來自百君重慶總所和四個分所(成都、合川、大足、榮昌)50余位刑辯律師組成的百君刑辯團隊,囊括10余名教授、一級律師、副教授、法學博士、兼職導師,具有深厚的學理功底。


常言道,理論指導實踐,而百君作為一間法律實務單位,卻成為西南政法大學和西南大學兩所名校青睞的教學實踐基地。團隊中20多名成員具有紀檢監察、公檢法司、黨政機關、高等學府和國有企業等復合職業背景,這種特殊優勢使我們在辦案時從不自說自話,而擅長換位思考,于法官、檢察官和偵查人員的多維視角審視案件的證據和事實,分階段擬定針對性辯護策略,極大提高了辯護觀點被辦案人員認同和接受的概率。


學術的厚重,實操的精妙,為百君刑辯人贏得了無數殊榮:


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全國優秀律師、全國優秀仲裁員、全國律師行業優秀黨員、重慶市“三八紅旗手”、西南政法大學杰出律師校友、重慶市優秀專業技術人才、重慶市十佳律師、重慶市最佳刑辯律師、重慶市檢律辯論賽最佳辯手、重慶十大刑事辯護經典案例、重慶市律協青年律師領軍人才等榮譽稱號令人應接不暇。有為才有位,團隊中多名律師正在或曾經擔任全國和省市黨代表、全國律協常務理事、重慶市委辦公廳法律顧問、重慶市人民政府立法咨詢委員、重慶市人大代表、中國國際經濟仲裁委員會仲裁員、重慶市仲裁委員會仲裁員、重慶市律師協會會長及副會長、兩江新區律師行業委員會副書記等要職。


近年來,律師行業發展步入快軌,專業分化和精細分工的趨勢愈益明顯。就刑事辯護而言,當下存在兩大刑辯流并存的格局:一種是定位于只做刑辯、不務其他的專門性刑辯律師事務所;另一種是依托大型綜合性律師事務所的專業性刑辯部門。


百君刑辯,是第二種模式的堅定踐行者。這種定位,源于我們長期對刑事辯護本質與規律的觀察和研析。攤開刑法典的“犯罪菜單”,除少數古往今來遷延存在的傳統罪名外,占據主要篇幅的是市場經濟、行政管理、社會運行領域的經濟犯、行政犯、職業犯,這些超越普通生活領域的罪行具有策略的智能性、知識的專業性、領域的交叉性等鮮明特征,如果辯護人的知能水平滯后于當事人,代理效果可想而知。


法之理在法外,刑之義在刑外。對此,百君刑辯定位清晰,施策精準:


一是要求成員將自主學習充電貫穿于辦案全程,爭做專家型辯護人。


二是在刑辯中心搭建“普通犯罪法律事務部”“經濟犯罪法律事務部”和“職務犯罪法律事務部”三個業務部門,保障案件的專業化分流和精細化辦理。


三是緊密依托律所下設的資本市場與證券法律事務部、知識產權法律事務部、公司法律事務部、財稅法律事務部等13個專業部門,強化資源整合,融"知"引"智",為成功代理民刑交叉、商刑交叉和行刑交叉等技術密集型罪案夯實了基礎。


四是施行“百君刑事訴訟質量控制標準”“重大疑難復雜案件會診機制”,其目標是對辦案質量精益求精,從而為當事人爭取最大限度的合法權益,包括程序性和實體性利益,階段性和終局性利益,人身性、財產性和其他利益,訴前、訴中和訴后利益。其中,“百君刑事訴訟質量控制標準”既是律師接受委托后開展刑事服務的行動指南,亦是律所把控律師辦案質量的規范指針,更是當事人監督律師代理質量的書面依憑。“重大疑難復雜案件會診機制”是刑辯團隊內部圍繞證據審查判斷、法律解釋或程序適用等問題進行分析討論和集思廣益的制度。


種種行之有效的舉措,正是解開百君刑辯團隊規模并非最大,接案數并非最多,但人均辦理重量級案件數和案均辯護成效“雙高”之密鑰所在,亦是百君刑辯成為眾多當事人遭逢刑事風險時的首念、首選之原因所在,更是百君開全方位曝曬家底業界先河之底氣所在!



2020,在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下已然拉開帷幕,無閑慶功,無暇回望向來蕭瑟,更無懼病毒陰霾,百君刑辯人又已匆匆上路,風雨兼程,續寫化腐朽為神奇的新篇章。


辯冤白謗,我們一直在路上!

— END —

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出處

相關律師
咨詢電話/Tel
86 23-6762 1818
語言/Language
中文/Chinese
手机wifi挂机赚钱软件